什么是同声传译有什么优点

同声传译,简称同传(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亦称同声翻译、同步口译。是译员在不打断讲话者演讲的情况下,不间断地将演讲者的讲话内容传译给听众的一种口译方式。

会场或剧场中配备专门用来进行翻译的电声系统。译员们将演讲词或台词同步译成不同语种,通过电声系统传送,席位上听众可自由选择语种进行收听。

同声传译的最大优点在于效率高,可以保证讲话者作连贯发言,不影响或中断讲话者的思路,有利于听众对发言全文的通篇理解。同声传译是当今世界上在举办各类大型会议、论坛、峰会时经常采用的一种翻译方式。目前,世界上 95% 的国际会议采用的都是同声传译的方式。特点是讲者连续不断地发言,而译者是边听边译,原文与译文翻译的平均间隔时间是三至四秒,最多达到十多秒。译者仅利用讲者两句之间稍歇的空隙完成翻译工作,因此对译员素质要求非常高。

同声传译是一种受时间严格限制难度极高的语际转换活动,它要求译员在听辨源语讲话的同时,借助已有的主题知识迅速完成对源语信息的预测、理解、记忆、转换和目的语的计划、组织、表达、监听与修正,同步说出目的语译文,因此同声传译又叫同步口译。在各种国际会议上,同声传译译员以“闪电般的思维”和令人叹服的口译技巧,成功克服上述多重任务( multi-tasking )间的交织、重叠和干扰给大脑造成的能量短缺和注意力分配困难,使听和说并行不悖,成为与源语发言人一样令人瞩目的明星。 根据 AIIC (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的规定,同声传译译员只要翻译出演讲者内容的 80 %就已经算是合格了(同声传译译员翻译出演讲内容的 90 %、 100 %当然也有可能),因为很多人平时说话非常快,演讲时又只顾及自己的演讲内容或带各地的口音,同声传译译员只好调动自己的一切知识储备和经验来全力以赴。那些有意放慢速度照顾同声传译译员的演讲者毕竟不是太多,这就对从业者的素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机构

同声传译机构是指从事商业的翻译经营活动并为客户提供翻译服务的企业或者实业机构,一场同传会议除了译员之外性能良好的同传设备和专业的同声译员是同声传译质量的保证。一套完整的同传设备包括同传主机、数字红外发射主机、数字红外辐射板、译员台、译员耳机、翻译间、红外线接收机,无线耳机等。

翻译状况

我国还没有一个固定的机构来负责同声传译的资格认证。在国际上,同声传译有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 ( 简称AIIC) ,成立于 1953 年。 AIIC 世界各地有3002名会员,其中,中国大陆29人(北京17人,上海11人,广州1人),中国香港10人,中国台湾7人。

人才来源

国内能培养同声传译人才的院校寥寥无几。我国最早培养同声传译译员的地方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 前“ 联合国译员训练班”( 现在北外高级翻译学院的前身) 。它是1980 年由联合国与我国政府共同举办的一个合作培训项目,因为要求严格,每期正式 学员平均只有10 位口译人员,加上中央各部委派送的学员,十年之中培养了不到200人。这些人经过译训班考核、联合国考试后直接由外交部或中央其他各部委安排到联合国各组织担任同声传译的工作任务。该班毕业的学员大多数都在联合国组织系统内担任过同声传译译员。只有刁凤河在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受聘为翻译硕士实践导师,在国内教授同声传译口译培训课程,创办了中国同传口译网联合国方向同声传译培训班。其他人主要都在联合国组织系统担任同声传译工作,还有一少部分译员转行成了其他领域的专家。其中戴惠萍帮助创立了上海外语大学高翻学院,担任副院长,秦亚青(笔译班学员)担任北京外交学院副院长。

对外经贸大学英语学院院长王立非教授告诉记者说,目前国内翻译硕士学位的设置对于翻译硕士口译培训开辟了广阔的市场前景。对外经贸大学与欧盟口译司联合举办欧盟口译培训班已经成功举办了十多年,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地位与信誉。对外经贸大学翻译硕士计划已经名冠国首。与此同时,联合国方向同声传译培训班(中国同传口译网)异军突起,成为我国一只重要的生力军,为口译培训,同传培训,乃至同声传译行业树立了新的更高的国际标准。联合国方向同传口译培训班提出的“交替传译十句翻十句,同声传译十句翻九句半”的口号,不仅是对现实同传口译市场的挑战,而且也为全国同传口译教学培训制定了久违的新标准。

据了解,现实市场上能够十句话翻译出十句的同传口译译员确实寥寥无几。因此,中国同传口译培训班,联合国方向同传口译培训班将推动我国同传口译培训市场逐步离开普通大众化低水平培训,走向保质保量的名副其实的专业水平高度。联合国方向同传口译培训班经过联合国总部专家考察鉴定,评估为中国第一流顶级口译培训和同声传译培训班。[1]

资格证书

国家认证启动

全国翻译资格证书是由国家人事部统一规划、中国外文局组织实施的全国翻译专业资格。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分口译、笔译两大类,而口译又分为交替传译和同声传译两种。每年5月和11月分别进行考试。英语的口译和笔译考试已经遍及全国。日语、法语等小语种也已经开始全国试点考试了,德语、西班牙语和俄语翻译考试也将启动。

记者从同声传译专家委员会了解到,现在二级口译也分为交传和同传考试,开始,外文局将正式组织同传的认证考试工作,但是由于同传对译员的要求更高,所以参加同传考试的人员必须要具有二级口译交传证书才可以报名参加。考试通过后由国家人事部颁发资格证书。也就是说,从2005年11月开始,我国的同声传译工作者也有了国家职业资格认证证书。

合同翻译、翻译合同的技巧

关键字:合同翻译 翻译合同 上海合同翻译公司 上海合同翻译 合同翻译公司 翻译合同公司 英语合同翻译 英文合同翻译 翻译英文合同 翻译英语合同 日文合同翻译 日语合同翻译 标书翻译 翻译标书

2010年4月,拥有意大利国籍的桑特与某外商图文设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文公司)签署为期5年的劳动合同,桑特受聘担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该劳动合同用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书写,双方约定两种文字合同具有同等效力,两种文字如有不符,双方确认以英文版为准。

2013年4月17日,桑特以书面形式向图文公司法定代表人提交了辞呈,称根据劳动合同的约定以提前60天期限提出解除通知,该辞呈从当年6月18日起生效。还要求公司给付薪资及住房补贴、医疗保险补贴。桑特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税前人民币40.9万元。自当年6月至9月间,桑特与图文公司就上述费用多次交涉,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2014年5月12日,桑特向上海市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及3年未付的医疗保险补贴。然而,桑特仅获医疗保险补贴6900美元的裁决支持。桑特不服,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图文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7.1万余元及延期违约金,支付医疗保险补贴6900美元等。

庭审中,承办法官陈燕雯发现,在桑特提供的该劳动合同中文版中有多处翻译错误或不够精准之处,如翻译英语版本中“Termination”一词应包含“终止”和“解除”两层意思,具体释义需视语境而定。针对桑特聘请参加庭审的合同翻译没有受过专业法律英语的培训,对“Termination”一词的确切含义,法院无法认同桑特解释为“终止”。若图文公司无过错而桑特提出“解除”,只能认定系其个人的辞职,个人辞职则公司无需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等。请看翻译公司信息

庭审中,法官多次指出桑特聘请的翻译人员不精准之处,并用法律专业英语解释了合同约定,避免了双方进一步无谓的庭上交锋。法官指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中文和英文不符时,以英文为准。对劳动合同条款中“Termination”理解应全面考察。细看整个劳动合同,在有区别“解除”和“终止”的场合,对应使用的是“dissolution”来表达“解除”,“termination”来表达“终止”。特别是劳动合同中“使用的变更、解除和终止”,分别对应使用了“modification”、“dissolution”和“termination”,而“本合同解除或终止时”对应的英文翻译分别为“dissolution”和“termination”。从该劳动合同看,能否给予经济补偿金,与合同期满桑特可享受的基本养老待遇的情形有关:或退休、宣告死亡、宣告失踪及死亡;或公司破产、解散、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等现象。如此理解该案劳动合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翻译》设定的劳动合同终止,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相一致。桑特非因公司过错,单方面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图文公司不支付经济补偿金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况且图文公司不存在恶意拖欠医疗保险补贴情形。

在陈燕雯循循善诱的调解下,桑特也渐渐理解了签署合同的结构翻译及“termination”在合同中表达的含义,更理解了法官苦口婆心的目的。见状,陈燕雯又及时解释了中国法律,对用人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与双方协商终止劳动合同,对劳动者的不同补偿方式,还释明了中国法律对举证的规定。在说法条理清晰、运用英语交谈流利的法官面前,桑特和图文公司均表示出调解的诚意,最终双方达成由图文公司给付桑特医疗保险补贴及经济补偿金9万余元的调解协议。

签署完法律文书后,桑特竖起大拇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对中国法官娴熟的法律知识和精准的外语功底表示由衷的赞赏。

合同翻译 翻译合同 上海合同翻译公司 上海合同翻译 合同翻译公司 翻译合同公司 英语合同翻译 英文合同翻译 翻译英文合同 翻译英语合同 日文合同翻译 日语合同翻译 标书翻译 翻译标书